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39年前的老港片《魔胎》,上個世紀的噩夢,刪減7分鐘才能播

黄朔 2022/10/24

回顧八十年代的電影,至今被很多影迷津津樂道,其中恐怖片尤其值得大書特書。

追求刺激是觀眾的天性,港台恐怖片中的怪力亂神和感官刺激,曾經震撼了一代影迷。

今天要說的這部電影《魔胎》,就被不少人公認為 噩夢陰影

該片拍攝于1983年,其在香港本土并不算特別成功的作品,但卻靠著音像制品的發行,逐漸扭轉口碑,尤其是在歐美cult片影迷圈子里,該片更是被奉為邪典神片。

相信不少人都對影片中詭異情節設定記憶猶新,一個富家太太偶然買回一個古董花瓶,沒想到瓶中竟然藏著一只西域惡鬼,富太太因人鬼相交,竟然產下魔胎,引發了一連串恐怖事件。

本期「 被遺忘的邪典片」,就來聊聊這部39年前的老電影——

《魔胎》

Devil Fetus

影片上映于1983年,由羅維影業出品。

本片的監制是著名導演 羅維,七十年代,羅維因為與李小龍合作了電影《唐山大兄》與《精武門》,一躍成為香港最賣座導演,之后羅維又挖掘了成龍,并在台灣成立制片公司。

羅維本身在導演方面的才華平平,他是一個典型的商業投機者,市面上什麼電影類型火爆,他的制片公司就立馬跟上投拍同類型的題材,導致八十年代,羅維成了香港影壇著名的跟風大師。

八十年代初,香港電影圈流行恐怖題材,尤其以新浪潮電影人為代表,推出了大量風格前衛、故事獵奇、情節險怪的恐怖驚悚片,其中佼佼者正是新浪潮主將余允抗拍攝的《兇榜》等等。

同時期還有洪金寶的《鬼打鬼》系列的推波助瀾,受此風氣影響,羅維影業也開始試水低成本的恐怖驚悚片,這部《魔胎》正是在此背景下創作而成。

影片的導演 劉鴻泉在香港影壇名氣不高,僅僅獨立執導過幾部電影,更多的時候是以副導演和攝影師的身份活躍在八九十年代,參與過《生死決》、《監獄風云》、《霹靂火》等電影的拍攝,《魔胎》是他第一次獨立執導的導演處女作,此外他還拍過張學友和王祖賢主演的奇幻片《追日》。

再說電影的故事。

盂蘭盆節的晚上,集市人頭攢動。

當地有一戶富商鄭家,家財萬貫,家里的兩個兒子都已結婚,其中小兒子剛結婚沒多久。

這天晚上,鄭家老太太帶著二兒媳一起逛集市的時候,偶遇一攤販拍賣一尊古董花瓶。

年輕的二兒媳本來在人群里圍觀,恍惚中覺得,那尊玉石花瓶上的雕像動了一下。

緊接著,二兒媳就鬼使神差地喊出了最高價,將花瓶給拍到手,并帶回了家。

當晚,二兒媳躺在床上,看著手里的花瓶,自己也想不通,為何會突然想要將它買回家。

恐怖的事件就從這個夜晚開始發生。

等二兒媳睡著以后,迷離之中做起了春夢,竟然與一只丑陋恐怖的惡鬼發生關系。

從那以后,原本賢良淑德的二兒媳突然心性大變,變得暴躁易怒,每天就和古董花瓶待在房間里,沉醉在那種詭異的快感中。

不久,二兒媳的丈夫外出回到家,剛推開門,卻撞見妻子與一只怪物幽歡,驚怒之下,闖進屋內,才發現妻子身邊的是一尊綠色玉石花瓶。

丈夫惱羞成怒,當場砸碎了花瓶,卻沒想到,花瓶內瞬間噴出一股白色煙霧,導致丈夫的臉瞬間腐爛,情緒失控,當場跳樓身亡。

悲劇還沒完,七天后的守靈夜。

悲傷的二兒媳替丈夫守靈時,因為一只貓,二兒媳也失足摔下樓,導致當場慘死。

接連發生慘劇,鄭家請來了道士做法,為枉死的二兒子夫妻倆超度,結果道士在封棺時,發現死去的二兒媳竟然懷有身孕,擔心對方懷了魔胎。

道士知道魔胎的危害,因此掏出十二張鎮壓符咒,讓鄭家老太太貼在二兒媳的靈位上,借此鎮壓亡魂,只有十二年過去,亡魂投胎轉世,魔胎才能被化解。

但在恐怖片里,總少不了熱衷于作死的主角。

轉眼十一年過去,距離魔胎化解,只剩最后一年的時間。

多年來鄭家在靈符的幫助下,一直相安無事,鄭家老大的兩個兒子已經長大成人,分別名叫 鄭國權鄭國威,其中鄭國權成為了一名擊劍高手。

鄭國權此時邂逅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JoJo,她是鄭家的遠房親戚,兩人郎才女貌,在長輩眼里頗為般配,鄭國權也對JoJo示好。

鄭家老太太很快就要過生日,鄭國權帶著JoJo一起來給奶奶賀壽。

JoJo在國外長大,她性格大大咧咧,對敬神拜鬼之說很是不以為然。鄭國權帶他到自己二叔的房間里祭拜,可JoJo卻順手摘下了貼在靈位上的黃符。

從這以后,鄭家又開始發生各種離奇恐怖的事情了!

先是JoJo下樓時突然目擊到恐怖女鬼,

接著是生日宴上,本來好好的蛋糕,突然出現了蛆蟲。

之后,鄭家養了多年的狗突然發狂,沖著JoJo瘋狂撲咬,幸好鄭國權趕到,不得已,他抽出房間里的一柄長劍,將弟弟鄭國威心愛的狗給親手殺死。

夜里,鄭國威來到外面埋狗。

卻沒想到,鄭國威因此被寄居在狗身上的惡鬼給附身。

很快,鄭國威的行為舉止變得非常詭異,他開始生吃狗肉,畫起了女妝。

同時他開始覬覦起哥哥的女朋友JoJo,看著對方的身體,眼神里寫滿了欲望。

失控的弟弟鄭國威逐漸性情大變,他強暴了家中的女傭,并將其殺死。

這時,鄭家人終于發現小兒子的異常,懷疑對方遇到了不干凈的東西,因此又找到當年做法的道士。

道士得知情況后,知道魔胎已經降世,他告訴鄭家人:

當年二兒媳買回的花瓶里,其實藏著一只好色嗜殺的西域惡鬼,惡鬼借二兒媳的身體,產下了魔胎。

本來只要等十二年過去,二兒媳的亡魂轉世,魔胎就會被化解,可如今魔胎再次降世,已經附在了鄭家最小的孫子鄭國權的身上。

鄭家人求助道士出手除魔,道士表示,西域惡鬼雖然強大,可卻有一個弱點,最怕鷹血。

于是,道士打算開壇做法,引惡鬼現身,找機會將鷹血潑在鄭國權身上。

如此一來,惡鬼就會和鄭國權一起被化成血水。

雖然這樣做,會犧牲掉鄭國權,但畢竟可以挽救一家人的性命。

在經過一番準備后,道士與被惡鬼附身的鄭國權展開斗法,但惡鬼太過強大,道士不敵。

更出乎意料的是,道士原本最厲害的殺招潑灑鷹血,在鄭國權身上也失效了。

原來,鄭家老太太心疼孫子,不忍將其殺死,因此偷偷將鷹血換成雞血,導致道士的除魔儀式失敗,道士最終被惡鬼殺死。

之后,鄭家老太太的丈夫也慘死在惡鬼手中。

惡鬼的最終目標是JoJo,她最終將JoJo給玷污了,等鄭國權趕到,他拿著一把劍與弟弟展開搏斗。

鄭家老太太也在彌留之際,將鷹血沾滿鐵鍬,助鄭國權與惡鬼搏斗。

最終,鄭國權將惡鬼打回原形,并利用灑在JoJo手上的鷹血,涂抹在長劍上,最終一劍將惡鬼給誅殺。

至此,惡鬼被除,鄭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。

然而JoJo也被惡鬼玷污,她的體內是否又會孕育出魔胎呢?

電影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。

單純從劇本層面來說,《魔胎》的情節非常老套,基本就是傳統港產鬼片中慣用的輪回轉世、惡鬼索命的套路,加上影片本身是一部低成本制作,在技術環節比較粗疏,情節轉折生硬,特效即使放在當時來看也比較粗糙,與同時期的《兇榜》差距很大。

這其實也是羅維當年投資拍電影的一貫風格,純粹出于商業考量,制作上能省則省,而且為了招攬觀眾,不惜在電影里加入各種重口[大尺度]情節,這種拍片風格,羅維到九十年代初還在使用,但因為羅維早期投資的電影成本不高,大多都能實現盈利。

此外,《魔胎》在當年能夠留給很多觀眾巨大的陰影,主要在于影片重口獵奇的情節、剝削殘酷的B級片畫風,以及魔胎轉世、人鬼結合這樣聽起來就很離奇驚悚的設定,尤其對于當時的內地觀眾而言,本片可謂新奇大膽。

順帶一提,影片中飾演女主角JoJo的女演員,是當時的台灣影星呂秀菱。

呂秀菱在當時是公認的台灣言情片女神,因長相清純靚麗而進入演藝圈,加入了瓊瑤的巨星影業成為基本演員,取藝名「呂㛢菱」主演了不少愛情文藝片,其獨特的氣質使她很快的走紅,適逢林青霞漸漸減少文藝電影的演出,一度被稱為林青霞的接班人。

八十年代初,瓊瑤電影不再受到市場追捧,呂秀菱為謀求事業突破,也跟隨前輩林青霞一樣,去往香港拍片,為了走出瓊瑤電影中」玉女」的模式,開始嘗試不同類型的角色。《魔胎》就是這一時期的作品,之后她還出顛覆形象演過電影《心鎖》,卻為她招來很大非議。

說回《魔胎》,影片于1983年中秋節前夕在港上映,最終票房390萬,名列當年票房榜第32名,算是小賺一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片曾經面對不同地區,發行了不同剪輯版本,最為完整時長為92分鐘,其他版本均剪去了將近7分鐘的畫面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