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港澳臺黑幫風云錄:「冷聲」張亮聲,他是新義安「駙馬爺」,出生便拿一手好牌,硬生生被自己打爛了

黄朔 2022/11/24

小河彎彎向西流,流到香江去看一看。那年月燈紅酒綠,坊間都在說「冷聲」。

縱觀香港江湖,百多年風云激蕩,太多人在浪奔浪涌間淹沒,潮起潮落中猛人輩出、才子卻屈指可數,如張亮聲這般多才多藝、瀟灑倜儻,如過山車般飛騰跌宕的傳奇人生,曾燦如煙花、又唏噓收場,堪稱冠絕江湖、百年罕見。

春華正茂:誰家王孫領風騷?鮮衣怒馬踏山河

張亮聲,嶺南600年望族世子,父親是香江著名的政商巨擘。

明朝初年,張氏先人便來到深圳河谷,此后,儒生張思月搬到深圳河北岸的羅湖向西村,過去張家在深圳河兩岸有大片田產;

民國時候,中醫張知行越過深圳河、遷到深圳河南岸的新界上水鄉,開設「知商行」經營糧油百貨、成為遠近聞名的富商;

上世紀50年代,張知行之子張人龍、開發新界石湖墟名聲大噪,交好港英當局,涉足酒店、地產、金融等行業,在政商兩界呼風喚雨,人稱「新界王」。

張家與向家早有往來。

據稱老新創始龍頭向前,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、便與新界鄉紳張知行有所交集,向前長子向華炎后繼任新義安龍頭;新界探長的呂樂、與政商新貴張人龍過從頗多,而向華炎則是呂樂姑丈。

張人龍聯姻新界望族上水廖氏,1950年生下一子,取名張亮聲。彼時香港在經濟騰飛的跑道上高歌猛進,新界面貌也日新月異、蒸蒸日上。

此際,張人龍周旋港府內地,交結各界名人,施恩本地鄉民,1957年開設了新界北區第一家戲院,此后當選新界總商會副理事長、鄉議局主席,并成為太坪紳士,救災助學不遺余力,生意越來越好,事業節節高升。

張亮聲從小就過著少爺生活,上街鄉民熱情招呼、出門伙伴前呼后擁。只覺花鳥別樣媚、天地分外明,舉目人盡善、好事皆來迎。

忙于生意社交的張人龍,對子女管教不多、放任成長。從小活潑聰明、興趣廣泛的張亮聲,天性得以自由揮發:武術、象棋、臺球、保齡球、網球、寫作……接觸即拿手。

1966—68年,連拿三屆香港中式象棋賽冠軍到十幾歲上,張亮聲出落成一位英俊少年,多才多藝、倜儻不羈。燈紅酒綠勤出沒,虎穴雷池常遨游,交際應變一流、行止風度翩翩。

70年代初,張人龍將張亮聲送到加拿大留學。彼時,呂樂偕全家移民加拿大,向華炎也將呂樂表妹、女兒向詠儀送到楓葉國求學。

張亮聲在海外拿獎到手軟:蟬聯三屆加拿大學院網球公開賽冠軍、得過加拿大保齡球公開賽季軍,寫的英文小說《禮物》(the gift)被評為加拿大作家聯合會短故事獎,在華人圈中煞是醒目、儼然人中龍鳳。

1975年,張亮聲邂逅向詠儀,金風玉露相見恨晚,才子佳人互許衷心。

回港后,向華炎看到張亮聲儀表堂堂、家世顯赫,對未來女婿很是滿意,不久便和向詠儀辦了婚禮,政商各界賀者云集,風光熱鬧自不必說。

70年代中期,張亮聲父親曾兩次被綁架搶劫、還在反抗中受傷。坊間傳言,向、張聯姻,一則是向家拉攏白道勢力,一則是張家在黑道落子,兩家各取所需、相得益彰。

盛夏飄風:驚雷狂雨龍蛇飛,激浪弄潮嘯中流香江盛夏多臺風,臺風來時:

云山如聚,鋒濤如怒,狂飆如虎,暴雨如注。抓住垃圾桶拋向高空、掰下玻璃窗摔在路面,扭打著樹冠枝葉零折、搖晃著燈柱戰栗難支,攪翻海面、卷起浪潮喧騰著沖擊堤岸,推搡積水、裹起雨簾嘯叫著劈打行人,一時間天沉地暗、燈火晦明,陰聲咆哮、街市狼藉。而后風停雨收、海碧天明,臺風過后、一切如故。

張亮聲那段驚險澎湃的江湖歲月,何嘗不是一場盛夏呼嘯而過的臺風。風光刺激過后,了然無蹤。

愛玩會玩、自信精明狡詐,好賭夠狠、敢搏孤注一擲,張亮聲性格里,天然具備濃烈地江湖特質,很快便成為岳父四眼龍地的左膀右臂。

拂面海風清朗,遠望燈火輝煌,對著維港夜色,翁婿相談甚歡:四眼龍眼光高遠、志氣昂揚,張良聲運籌謀劃、審慎精細,霸業藍圖就要在眼前展開,正打算大干一場, 可惜張亮聲在1977年因一樁舊案被引渡楓葉國,五年后,張亮聲重回香江。須知一番蟄伏,更為一番爆發。不待休整,張亮聲便火速領命:聯手新義安干將紀寶拿下14K手中的尖沙咀。

新義安與14K是多年宿敵,長期被14K壓制,早就耿耿于懷。14K兵多將廣,但是龍頭勢弱、下面字堆各自為政,內斗頻繁、一盤散沙,眼前正是狠殺14K威風、搶它地盤的良機。

尖沙咀繁華久負盛名、油水豐厚,早就是新義安虎視眈眈的頭號目標。14K駐守尖沙咀的黑白無常更非等閑之輩,黑無常幺啰生猛暴戾、白無常老漢笑里藏刀,江湖上誰都不敢輕易招惹。

亮劍臺球廳每到華燈初上、夜色深沉,尖沙咀便成了張亮聲、紀寶與老漢、幺啰的角斗場。某晚,張亮聲來到尖沙咀一家14K控制的臺球廳。三五局便將里面的臺球好手挑落竿下,現場賭球的14K馬仔卻不肯賠錢,張亮聲抄起球桿、將數名14K嘍啰打得落花流水:

1米5的臺球桿在張亮聲胸前、腋下起舞翻飛,桿頭、桿身、桿把都成了武器,桿頭如槍尖、桿身如鞭棍、桿把如膠錘,遠距離指尖凝氣聚力、桿頭戳刺,喉頭、眼窩一擊必中;中距離肩膀沉勁發力、桿身抽打,凌厲如鞭、聲如裂帛;近距離手腕突然運力、桿把敲槌,發如流星、勁寸勢猛。

一幫14K小弟來不及拔刀使棒,便紛紛躺在地上慘叫。張亮聲瀟灑離去,留下一句:這間臺球廳,往后歸我新義安。

單挑黑無常張亮聲單槍匹馬大鬧臺球廳,14K方面吃驚不小,黑白無常緊急商討,決定先下手為強。黑白無常派人四處搜尋張亮聲蹤跡,終于在尖沙咀文化廣場發現二人身影。

黑白無常迅速帶人趕到,擋在張亮聲路前。黑無常兇相畢露,伸手來捉張亮聲脖子,旁邊的紀寶反應更快,馬上扼住黑無常手腕,張亮聲跟紀寶使了個眼色:看我的。

紀寶

紀寶剛一松手,黑無常便化掌為拳,朝張亮聲太陽穴揮過來,沒想張亮聲一個轉身、繞到黑無常手臂背后,側身對著黑無常、暴起一個冷膝、正中黑無常下檔,黑無常當即蹲下慘叫。

旁邊的白無常面色大變,身邊的14K馬仔亮出袖間刀棍、躍躍欲上。忽然一聲哨響、一隊港警跑步來到。白無常攔住手下、架起黑無常,雙方匆忙散去。

張亮聲給黑白無常來了個下馬威。此后,雙方你來我往、互有勝負,大家心知肚明、決戰早晚來臨。

決戰14K雙方約在天星碼頭、午夜決一死戰。

當時14K雖已開始沒落,但在人馬上還是要比新義安多。當晚白無常統領14K尖沙咀部眾,黑無常又從新界搬兵,總數達到三四百人。彼時新義安在各區戰事頗緊,張亮聲、紀寶能籌集到的人馬也就兩百左右,不過,事先張亮聲與紀寶對戰事、進行了周密安排。

當晚,白無常帶人先到天星碼頭,等了好久、新義安一個人都沒來、而且黑無常也沒在約定時間過來匯合,暗叫不妙。

原來,張亮聲派人事先偵察了黑無常路線、在黑無常從新界趕來的半路設伏,等待對方經過時、將黑無常攔腰截住,紀寶帶人在另一端堵住去路,黑無常隊伍當下大亂,新義安馬仔訓練有素,三人一個小組、背靠背且戰且進,悍猛異常,將黑無常部眾殺得一敗涂地、四散逃竄,黑無常本人也被斬成重傷、被馬仔拖走。

回頭,張亮聲、紀寶便帶隊殺向白無常,新義安人馬殺紅了眼、氣勢如虹,白無常一眾成了驚弓之鳥、很快潰散,白無常也在亂軍中倉惶逃走。

經此一戰,14K元氣大傷,在尖沙咀受到重創,黑白無常狼狽退出,張亮聲、紀寶因此名聲大噪,與向華波、余永焯一起成為新義安「新四虎」。

油尖旺許多夜場被張亮聲收入麾下,還開了賭廳、電影公司,一時風光無兩。

輝煌總是短暫,1987年,阿SIR對新義安進行收網,張亮聲被控參與管理三合會組織(據稱臥底在張亮聲辦公室發現新義安成員花名冊,名冊顯示張亮聲為向華炎之下的11名新義安高層之一,張辯稱名冊只是宗親會捐款名單)。

兩年后,張亮聲與向華炎一起獲釋。不久張亮聲卷入與聯英社的一起沖突中槍受傷,此后將尖沙咀業務交給黃俊,便淡出江湖。

秋陽方煦:揮手一別江湖事,化功大師稱臺壇

淡出江湖后,常能在臺球賽場上看到張亮聲。

張亮聲打小喜歡臺球,桿上功夫了得,酷愛斯諾克(Snooker)臺球的他,被譽為化功大師(Snooker Master斯諾克對手雙方經常互做障礙球,而張亮聲本人是解障礙球高手)。

05—10年,張亮聲多次參加本港和國際臺球賽事,并取得耀眼成績。包括:07年香港臺球公開賽冠軍,05—08年香港大師賽四強,05、06和08年的IBSF斯諾克大師賽十六強等。

出走江湖的張亮聲,化身慈祥前輩,對香港內地的臺球新人極盡提攜厚愛,還專門在港島上環皇后大道中建了一家臺球俱樂部,資助培育臺壇新人不遺余力。

張亮聲還將90后臺球女將吳安儀認作干孫女,吳還多次感謝張亮聲提供訓練場地。據稱,張亮聲在打球時非常專注嚴謹,賽后謙和有禮、平易近人,一點看不出當年的江湖痕跡。

打臺球之外,張亮聲還喜歡買馬,與香港知名馬評人董驃是多年好友。董驃妻子與張亮聲妻子向詠儀看粵劇結為閨蜜,兩家關系一直不錯。秋光明媚、和煦溫暖,張亮聲本可以有一個和平安詳的晚年。

凜冬已至:回首風光獨憔悴,賭海浪子辭人間

張亮聲八十年代便常去澳門賭博,輸贏動輒幾千萬,因身后家大業大,被澳門疊碼仔稱為「皇馬褂」。

90年代中期,年過七旬的張人龍退出政壇,據張人龍的老年麻將牌友講,張亮聲在老爺子14個兒子中最不安分、也最不省心,老爺子也不讓張亮聲涉足家族產業。

張亮聲主要在油尖旺經營娛樂場所,據稱張亮聲在油尖旺的餐廳酒店消費完根本不用付賬、事后都會有專人過來買單。

張亮聲還是在DU上堪稱癡迷,據稱他在濠江先后輸過三個億:張家幫他還了一個億,后又輸掉兩個億,向詠儀跪求向華炎幫丈夫解決賭債,張亮聲在向詠儀面前發誓再不參DU。

可惜,張亮聲還是按捺不住DU癮,在10年后瞞著妻子坐上快艇跑澳門。據稱,張亮聲非常享受DU博帶來的快感,隨身帶一副撲克牌、沒事就與身旁人玩上幾把。后張亮聲又欠下5千萬,輾轉奔波將手中生意陸續賣掉、東拼西湊算是填上了DU債。

有人說,張是經不住疊碼仔蠱惑,客服人員待人比親爹都好、把賭客服侍的跟上帝一樣,讓人身陷吹捧與虛榮的漩渦,一旦將顧客身上價值榨干摳凈、便一腳踢開;有人說疊碼仔又不會強買強賣、還是自身經不住誘惑,并且張也老了,本來踏進那扇門、便很難贏錢走出去。

為還DU債,張亮聲將九龍塘的豪宅賣掉,住進新界上水屋村,那是它從小長大的地方、多年后早已物是人非,街上走幾步就能看到父親的題字和肖像、出門沒多遠就是以祖父名字命名的張知行大廈,而今故友路人碰面實在讓人感慨頗多,張亮聲未必看不透DU場是條不歸路、只是想在晚年最后搏一把,贏回往日風光可惜……又背上五千萬DU債。

13年7月,新界上水,彩園村彩華樓十三層,張亮聲在電梯間抽完一支煙、縱身一躍告別人間。阿SIR在現場發現一紙遺書、自述因金錢問題選擇結束生命,生前曾向親人短信告別。

張亮聲元月還與妻子向詠儀一起參加了岳父壽宴和清明節祭祖,不過傳言兩人已分居多年,張還在廣州包養了一名粵劇花旦,妻子近年一直吃齋念佛、原諒了張亮聲。張亮聲弟弟傅聲遺孀甄妮說,張與家庭聯系不多、只在過年回一次家。

尾聲:

張亮聲去后,張家著手為他辦理了喪事,連訃告也沒發,事后與太岳父向前、好友董驃一起葬在新界寶福山公墓,消息都沒敢讓年過九旬的張人龍知道。

除了臺球界有人表示關心外,張亮聲墜樓在報紙上掀起一個小波瀾后、便歸于沉寂,甚少再有人提起這位多才多藝、經歷傳奇的風云人物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