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葉玉卿的成名作,曹查理和村上麗奈助陣,結尾處「畫蛇添足」的劇情,卻讓名導何藩事業落幕!

黄朔 2022/11/04

1985年,18歲的葉玉卿,參加了「亞洲小姐」的選美大賽,并在比賽中獲得季軍。比賽結束后,葉玉卿被彼時的亞視簽入旗下,自此開啟了演藝之路。

在亞視,葉玉卿先后出演了《神燈》、《金鳳凰》、《朝花夕拾》、《黑夜》、《上海風云》等作品,但卻未能攀上演藝事業的高峰。

進入90年代之后,港片市場邁入了發展巔峰期,此時的葉玉卿也選擇離開電視熒屏,走入電影銀幕。1990年,葉玉卿與何家勁拍完了《中華英雄》之后,便離開了亞視。

離開亞視之后,葉玉卿遇到了一次特別的機遇。

1991年,一家周刊邀請葉玉卿,為其雜志拍攝封面。在這次拍攝中,葉玉卿顛覆了自己以往在電視作品中的熒幕形象,將自己的另一面,展現在了觀眾面前。

這本雜志的封面,讓葉玉卿在彼時,吸引了大量的話題熱度。而不少港片廠商,也開始將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,其中便不乏像「嘉禾」這樣的港片巨頭。

1988年,香港影視處正式頒布了《電影檢查條例》,港片市場也在此時正式實施了電影分級制度。

電影市場分級之后,港片巨頭「嘉禾」,快速拉攏人馬,試圖搶占「限制級票房市場」的商業先機。

在嘉禾的投資之下,麥當雄拍攝了《三狼奇案》、《偷情寶鑒》,而藍乃才也拍攝了《聊齋艷譚》。這些作品上映后,讓嘉禾在「限制級港片票房」市場上,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

而彼時,敢于在雜志封面上突破自我的葉玉卿,也獲得了嘉禾的賞識。1991年,嘉禾投資拍攝了限制級的都市愛情港片作品《我為卿狂》,葉玉卿受邀出演了該片,并憑借該片一戰成名。

可執導該片的何藩導演,卻因為這部作品,跌入電影事業的低谷,迎來電影之路的落幕

本期我們就來聊聊,由何藩擔任導演,葉玉卿、村上麗奈 、郭秀云、曹查理攜手出演的這部《我為卿狂》。

90年代初, 麥當雄、藍乃才一直都是嘉禾征戰「限制級票房市場」的兩員先鋒大將。

可是在拍攝這部《我為卿狂》時,嘉禾并沒有將電影的導演工作,交給麥、藍二人,而是邀請了香港影壇的「風月片名宿」 何藩,執掌電影的幕后創作。

早年的何藩,是邵氏的一名演員,何夢華版「西游四部曲」里的「唐僧」,也是何藩演員時期,極具代表性的銀幕形象。

演而優則導,是不少演員的人生寫照,何藩亦是如此。60年代末,何藩開始向導演轉型,并拍攝了不少極具探索精神的實驗電影。而他唯美、寫意的鏡頭風格,也對彼時邵氏電影的發展,產生了不小的影響。

不過,說到底,拍電影還是為了賺錢。進入70年代之后,何藩為了追求票房的突出表現,開始學習李翰祥,對風月故事進行拍攝,而他獨特的鏡頭風格,也讓那些風月故事,呈現出了別樣的銀幕意韻。

1987年,邵氏的《浮世風情繪》,可謂是何藩導演生涯之中的巔峰之作。在這部作品中,何導以唯美的鏡頭,將李漁筆下的風月故事,表現的寫意感十足。

1991年,麥當雄為嘉禾拍攝《偷情寶鑒》時,也對何藩的《浮世風情繪》,進行了大量的鏡頭借鑒。

可能正是考慮到何藩在風月片市場上的巨大影響力,嘉禾在拍攝《我為卿狂》時,將導演的重任交給了他。

就如同 清代學者李漁所說的那樣「止淫風借淫事說法,談色事就色欲開端」

在這部《我為卿狂》里,何藩導演想用一個濫情的故事,勸告觀眾們不可濫情。可惜,在「藝術表現」與「票房價值」之間,何導把控失衡,結果一不小心,砸了自己的招牌。

電影的一開始,在一組霓虹布景之下,一個男子緩緩轉過身,說起了自己的5段感情經歷。

徐大維是一個富二代,他的父親因病去世,而他也繼承了父親的公司。可是過慣了浪蕩生活的他,只知道和女友康迪卿卿我我,根本不懂得如何管理公司,于是他將公司的事物,全部都交給了經理老曹(曹查理飾演)處理。

老曹經常利用職務之便,騷擾女同事。

公司的艾美、婷婷二人,在競爭一個女主管的職位。老曹趁機向二人發出暗示,誰愿意與自己保持曖昧關系,就提拔誰做這個主管。

婷婷(郭秀云飾演)十分厭惡老曹,于是果斷拒絕,而艾美為了升職加薪,選擇了與老曹成為「地下情人」。

婷婷與表姐祖兒(葉玉卿飾演)一起合租。下班后,婷婷將公司的煩心事,告訴了祖兒。

祖兒是一名汽車銷售員,她一直有一個嫁入豪門的夢想。因此,她經常利用自己的個人魅力,去吸引那些年少多金的紈绔子弟。而婷婷口中的徐大維,也激起了祖兒的興趣。

正所謂:無巧不成書,徐大維想買一輛跑車,結果意外遇到了祖兒。祖兒頻頻向徐大維示好,幾次約會之后,她與徐大維也發生了關系。

徐大維以為,自己可以在祖兒、康迪之間游刃有余。可誰承想,康迪很快發現了徐大維、祖兒之間的事情,徐大維猶豫不決,可兩個女人卻咄咄逼人。

最終,徐大維選擇與康迪分手,與祖兒在一起。

一心想嫁入豪門的祖兒,使盡渾身解數,希望與徐大維盡快結婚,可是徐大維并不想過早組建家庭,因為婚姻理念的不同,祖兒、徐大維之間,逐漸產生了間隙。

在公司里,老曹打算提升艾美做主管,還安排徐大維與艾美見面。為了快速升職,艾美主動向徐大維獻媚,同時還揭發了老曹挪用公款的事情。

這時候,徐大維才發現,自己放縱欲望、留戀歡場,而老曹卻借機將公司搞得負債累累。

徐大維想調查公司的賬目,可管理賬目的職員,都是老曹的心腹。在婷婷的幫助之下,徐大維解決了賬目上的問題,同時也將老曹以及一眾黨羽,趕出了公司。

經歷了這番波折之后,徐大維發現,婷婷精明能干,于是讓她接替了老曹的職務。而在相處之中,徐大維對婷婷產生了好感,而婷婷對徐大維,也產生了些許愛慕。

徐大維決定與祖兒分手,和婷婷在一起,結果卻惹毛了祖兒。

祖兒一心想嫁入豪門,可是她與徐大維,卻始終跨不過「結婚登記」這一步。祖兒以為,是婷婷從中作梗,才造成這種結果,于是與婷婷吵了起來。

不想與表姐產生矛盾,于是婷婷選擇了辭職,遠赴國外工作。

徐大維并沒有什麼管理才能,婷婷離開后,公司的狀況越來越差,而他與祖兒的感情生活,也是矛盾頻繁。

最終,徐大維選擇與祖兒分手,祖兒的豪門美夢,也就此泡湯。

公司的情況越來越差,此時,日本的「大田財團」,準備收購徐大維的公司。而大田財團董事長的女兒裕子(村上麗奈飾演),也前來與徐大維談判。

為了促成這次收購,徐大維想盡辦法、討好裕子,而裕子也對徐大維,產生了好感。

董事長大田,原本打算將公司收購之后,趕走公司原來的管理層。可是,看到女兒喜歡上了徐大維,于是便決定將他留下,不過有個條件,那就是他必須與裕子結婚。

迎娶一個喜歡自己的白富美,還能順便扭轉公司的經營狀況,怎麼看都是一舉兩得。可是,徐大維的心中,卻一直對婷婷念念不忘。

最終,徐大維拒絕了裕子,離開了公司,前往國外尋找婷婷。

電影的故事,如果要是在這個時候結束,也算得上是一種圓滿。

可是,為了迎合彼時的市場觀眾,何導又來了一手「畫蛇添足」,給電影加了一段不必要的動作戲。

徐大維離開后,裕子與老曹在一家餐廳會面。原來,老曹是一個「商業間諜」,為了促成大田集團的收購,他故意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。

收購完成后,裕子將傭金分給了老曹。而色迷心竅的老曹,卻在裕子的酒里下了安眠藥,打算對裕子實施侵犯。隨著老曹與裕子的互相撕扯,《卿本佳人》的故事也落下了最終的帷幕。

在這部《我為卿狂》里,如果除去結尾那一段畫蛇添足的橋段設計,影片其余部分的表現,還是可圈可點的。

何導通過徐大維、祖兒、婷婷等人的情感糾葛,對人性、欲望進行深刻諷刺。只知道尋歡作樂的徐大維,不僅搞垮了父親的公司,還在情場顛簸之中,錯過了心愛之人婷婷,最終感情、事業雙雙慘淡。

而一心想嫁入豪門的祖兒,不尋求情感的寄托,只追逐物質與名利。為了討好徐大維,她無所不用其極,可到最后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,豪門生活終成夢。

利用故事隱喻人性的同時,何藩導演在電影的鏡頭表現上,也保持了自己一貫的唯美風格,極具霓虹美學特色的打光、寫意感十足的構圖,讓電影從始至終,保持著一股強烈的迷幻色彩。

在這股迷幻色彩的襯托之下,這部《我為卿狂》也成為了一個亦真亦假的都市童話。

然而,最后一段劇情的融入,卻打破了前期故事的氛圍,也破壞了電影的完整性,讓整部作品變得不倫不類。

說它是流俗的限制級港片作品吧,影片自始至終都充斥著一股文藝腔道。說它是文藝作品吧,結尾處的設計又過于流俗。

看得出來,電影最后老曹與裕子的這場對手戲,純粹是何藩導演為了吸引觀眾票房,加上去的。

可是該片上映后,票房表現卻并不理想,完全不如葉玉卿同年拍攝的另一部作品《情不自禁》。至于口碑方面,那就更不用多提了。

順帶一說的是,這部《我為卿狂》原版有88分鐘。為了促進影片的錄像帶銷量,嘉禾后來推出了一個139分鐘的「收藏版」。在這個版本里,多出來不少幕后花絮,還加入了一些,剪輯時被導演pass掉的動作橋段。

再后來,碟片商「明威」拿到了該片的碟片發行權,并對139分鐘的版本進行刪減,去掉了花絮,也去掉了一些文戲,剪輯出了一個92分鐘的版本。這個版本的故事十分混亂,但是卻保留了片子拍攝時的全部動作橋段。

在《我為卿狂》里,何藩導演想進一步迎合市場,可惜弄巧成拙。

而該片之后,何導的電影之路,也是一蹶不振。隨后的《少女情懷總是詩》、《不羈的心》、《罌粟》等作品,銀幕表現也是一部不如一部。

1995年,屢屢受挫的何藩導演,對電影心灰意冷,隨即淡出了影壇。而1991年這部《我為卿狂》,也成了何導電影事業由盛轉衰的一座分水嶺。

《我為卿狂》不僅是何藩導演的事業分水嶺,也是葉玉卿的事業分水嶺。1991年的葉玉卿,憑借該片中的表現,迅速走紅。而她精湛的演技,也獲得了不少港片名導的賞識。

1992年,葉玉卿受到區丁平導演的邀請,出演了《天台的月光》,這部片子讓她獲得了兩次影后提名。而1994年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,也再度為葉玉卿開啟了影后之路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