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12年前徐克拍了一部《狄仁杰》,創造了香港「帝后夫妻」,卻埋沒了「男一號」劉德華,二人從此交惡

黄朔 2022/10/27

2011年4月17日,對劉嘉玲而言是「雙喜臨門」,借著與梁朝偉結婚三周年的東風,劉嘉玲終于喜提「金像影后」。

當天,是香港第30屆電影金像獎頒獎日,劉嘉玲出道30年,這是她第 6次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,但前面5次都敗興而歸了。

其實,在這次的影片中,劉嘉玲的戲份還沒有李冰冰多,但她卻出人意料地又獲得了女主角的提名,最后還爆冷,摘得了「最佳女主角」的桂冠,從此與丈夫同為「影帝影后」。

而反觀同一部電影中,身為男一號的劉德華,卻石沉大海,連最佳男主角的提名都沒獲得。

今天,小編就來和大家聊一聊這部創造了香港「帝后夫妻」、卻埋沒了華仔的電影。

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國》

2000年的一天,有個外國朋友到陳國富家做客,不經意間聊起了狄仁杰,感慨其是中國版福爾摩斯的同時,也好奇這位神探的故事。

陳國富受此啟發,萌生了創作的念頭,想學習國外,讓狄仁杰也登上大熒幕,做成系列電影。

靈感的迸發,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,才能得到完美的作品。

哪怕關于狄仁杰的歷史資料并不少,陳國富和搭檔張家魯,還是花了9年的時間,才把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國》的劇本堪堪完成。

甚至在確定「鬼才導演」徐克擔任導演后,張家魯還駐扎在劇組,不停地修改著劇本。

有人說,十年磨一劍,一朝試鋒芒。

王中磊看到劇本后,毫不猶豫地就投資了1.1億,讓徐克放開手去做。

而拿著巨額投資的徐克,也完全沒有「節約」的概念,只想著盡善盡美。

單服裝這一項,就花了幾百萬。

故事的發生時間是最奢華的唐代,劇組演員有6000多人,原創服飾就有5000件。

尤其幾位主角的服飾,更是要充滿質感和細節,務必包含唐朝獨有的特征與紋飾。

代表「最高權利」的劉嘉玲,其朝服更是有4層之多,每層都是4種材質,這些材質中不乏珍品,每套造價就超過百萬。

這些服飾除了造價高,制作時間也是長達1年之久。

之后,徐克還斥巨資,花了整整10個月的時間,搭建了象征武則天權利的「通天浮屠」。

而為了讓神秘莫測的「地下鬼市」呈現出完美的實景效果,徐克特意讓劇組找到一處溶洞,往里邊灌注了2000噸水,才達到自己的標準。

再加上后期演員的片酬和日常劇組開銷,徐克驚奇地發現劇組還沒開機,資金鏈就斷掉了,不得已,他只好再次去抱王中磊的大腿。

「老板,您覺得這部電影會成功嗎?」

「那當然,這是來年最好的電影,沒有之一。」

「但是這部電影恐怕會夭折,經費不夠,特效做出來不夠完美。」

自己挖的坑,再苦都得自己埋。為了保證電影特效,華誼兄弟又追加了2000萬。

就這樣, 前前后后1.3億,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,又加上韓國特效公司的所有技術人員,經過1年的努力,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國》終于上映了。

高聳威嚴的通天浮屠,詭異莫測的地下城,每30秒一個的特效鏡頭,無一不訴說著這部影片的精心投入。

優秀的人都在追求完美,徐克導演更是如此。

2004年,梁冠華扮演的狄仁杰橫空出世,連續4部電視劇的播出,讓他和元芳成為當時的「網紅組合」。

其中大量的懸疑破案故事,不僅為陳國富和徐克提供了靈感,也給他們帶去了不少麻煩。

首當其沖的,就是狄仁杰的形象問題。

歷史人物的形象,大多是編劇根據劇本需要去刻畫。就像歷史上張飛可能是大智若愚的美男子,但影視劇中的張飛卻是一介莽夫。

狄仁杰的形象本來不固定,但梁冠華的出現,卻讓人不由得對號入座,覺得狄仁杰本就如此:胖嘟嘟的老人,智慧,卻手無縛雞之力。

但徐克心中的狄仁杰,卻是一個時髦的老古板:能飛能打、幽默機靈,還放蕩不羈,但同時,他也有與生俱來、以民為重的責任感。

為了讓觀眾能迅速接受這樣一個 「007+李白」形象的狄仁杰,徐克特意找來了劉德華做主演。

無奈胖狄老給人的印象實在太深了,劉德華接到角色后,馬上想照著梁冠華的樣子增肥。

徐克聽到消息后,趕緊去阻止他:「千萬不要,我就是要瘦版狄仁杰,你還要繼續減肥。你的打戲很多,外型要像能打的人,胖了不行。」

電影開拍后,瘦成「猴」的劉德華,即使穿上邋遢的囚服,都不能掩蓋其矯健的身手。

但華仔萬萬沒想到,他的體型和打戲沒問題了,一出「脫褲子」的戲份卻讓他吃足了「苦頭」。

影片中有一幕,上官靜兒被武則天派去「伺候」狄仁杰。

狄仁杰不從,靜兒美背一露,開始霸王硬上弓,甚至主動去脫他的褲子。

不料,外邊突然來了刺客,打擾了他們的春宵一刻。

李冰冰和劉德華合作了四次,每次都有「激情戲」,花樣各有不同,但脫褲子還是第一次。

開拍前,冰冰很緊張,向劉德華請教:「華哥,褲子脫到哪個位置比較合適?」。

劉德華也不知道怎麼說,拉著她的手,親自示范:「這樣,你抓住褲腰帶,用力往下扯。」

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一扯就是18次,不是太多就是太少,有一次還差點把華仔的底褲都扒了下來。

李冰冰不好意思地笑道:「我對脫男人褲子沒有足夠經驗。」

作為影片中唯二的女性角色,上官靜兒是編劇特意為狄仁杰加上去的「紅顏知己」,李冰冰的演技和扮相,也完全撐得起角色。

但其實,她最想演的角色不是上官靜兒而是武則天,連林青霞都很中意這個角色。

可兩個人都被徐克以「霸氣不夠」為由,給拒絕了。

林青霞揮袖而去,徐克為表歉意,讓李冰冰在影片中用「東方不敗」的造型,扮起了女官,致敬兩人曾經的笑傲江湖。

后來,徐克主動找上了劉嘉玲,邀請她出演女皇。

劉嘉玲二話不說,馬上答應,還去把自己的眉毛做了漂白,只為了方便畫劇中時長時短的奇異眉形。

但光有霸氣的外形還不夠,作為影片中絕對的「神」,武則天的眼神中還需要透露出「看破一切」的神態。

為此,徐克特意教劉嘉玲半瞇著大眼睛,像沒睡醒一樣去拍戲。

還別說,效果挺好,在金像獎的評語中,有一句話就是說: 她扮演的武則天,仿佛看透了一切,盡在掌握。

而不管是劉德華的18次「為藝術獻身」,還是劉嘉玲漂白眉毛的行為,都比不過鄧超的犧牲。

鄧超受到徐克的邀請時,還竊竊自喜,高興自己終于能拍徐老怪的電影了。

他扮演的角色是神探裴東來,天生與眾不同,白髮白眉毛白皮膚。為了角色需要,鄧超就把自己的眉毛和頭髮全都做了漂白。

本來徐克還想讓他戴白色美瞳,無奈鄧超一戴美瞳就流淚,只好給他留下了一雙正常的眼睛。

拍攝總共180多天,鄧超的頭髮總是長了就漂,前后漂了有15、16次。電影殺青后,他的髮質已經變得很差,一碰就斷。

而且,因為長期化妝時間過長的原因,鄧超的全身肌膚受到了很大的傷害,起了很多紅疹。

有一次,鄧超采訪中還開玩笑調侃自己:「剛拍完戲的時候,我可以不化妝,直接去拍恐怖片。」

徐克的電影,總是少不了武俠的。在這部影片中,華語動作教父洪金寶,擔任其動作導演。

打斗最精彩的鬼市戲份,拍攝也是最艱難的。因為溶洞中灌滿了2000噸的水,全部人員都需要穿著防水鞋、打魚服才能工作。而且污水橫流、蚊子亂飛,連廁所都只有一個。

在這樣的環境中,洪金寶和一眾工作人員, 為拍一個鏡頭,最長堅持了16個小時。

也許,正是這些演員和工作人員的敬業和犧牲,才讓這部一開始就備受矚目的電影,在上映后,不負眾望,票房遙遙領先同檔期的《盜夢空間》和《山楂樹之戀》。

徐克既然想打造中國英雄,而且是神探狄仁杰的系列影片,自然就少不了破案的懸疑故事。

大多數的懸疑作品大多都有一個定律:看 起來最不像兇手的那個人,往往就是案件的真兇。

最著名的《名偵探柯南》如此,這部影片也不例外。

影片剛開始,矛盾突起,千百年來,第一位女皇的登基,挑釁的不止是李氏王朝的尊嚴,更是父系社會的權威。

隨之而來的,是奇異的自焚案。工部侍郎賈頤帶外賓參觀「通天浮屠」時,突然無火自燃,燒得只剩一只殘靴。

也正是這一只靴子,讓裴東來斷定:火是由內而外燒起來的。

此時,監工沙陀卻說賈頤是擅動平安符,遭天譴而亡。

上司薛勇不信,肆意扯下平安符,不料在武則天面前,同樣怪異自燃。

案件瞬間變得撲朔迷離。

為安撫人心,武則天借由「國師」陸離之口,重新起復老冤家狄仁杰,特查此案。

狄仁杰裝瞎8年,在「焚書庫」看到了武則天治理下的國泰民安,出獄后,心甘情愿為其效命。

面對層出不斷的刺殺,狄仁杰一直沒有懷疑過昔日戰友沙陀。直到上官靜兒和裴東來身死,一張浮屠的建造圖紙的出現,才揭開案件的真相。

狄仁杰想不到國師是武則天一手安排的靜兒,更加沒想到,沙陀忠會黑化。

沙陀為掩蓋「通天浮屠」能壓倒女皇登基之地——明堂的真相,自導自演了一場「自焚案」,卻不料自己也會葬身于此。

沙陀至死都不明白,八年前與自己一同反對「妖后」的狄仁杰,為什麼幫著她坐穩皇位。

就像狄仁杰也不懂,為什麼沙陀不喜天后的殘暴,卻一步步把自己變成了比她更冷血的「鬼」,殘害更多無辜的百姓。

也許,這就是「利」。

沙陀看中的是李氏王朝的利益,而狄仁杰更看中百姓的利益。

江湖場是名利場,廟堂如此,商場更甚。

《通天帝國》上映后,盡管票房高達近3億,口碑極好,卻因為演員片酬的問題,華誼兄弟沒有賺錢。

而徐克原定前3部都是劉德華出演,但等到第2部籌拍時,沒賺到錢的華誼老總找上了更便宜的趙又廷和林更新,把劉德華和梁家輝都換了。

可以說,11年前,是劉德華成就了《狄仁杰》,而后面的趙又廷是撿了他的便宜。

在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國》華語史詩級特效片的光環下,雖然后邊兩部主角換了,口碑也下跌了,票房卻反而更高了。

劉德華以為是徐克的問題,借自己之名,宣揚他的電影,最后又拋棄了自己。兩人從此有了隔閡。這部電影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合作。

在這場換角「官司」中,華誼公司考慮到了「利益」的獲取,卻讓徐克在劉德華面前失去了一諾千金的信任。

都知道徐克最喜歡拍的是江湖,在他的江湖中展現的都是快意恩仇、金戈鐵馬。

但是身處江湖,身不由己,投資方要換人,這是誰都沒辦法的事,即使他是徐老怪,也不行。

幸運的是,不論過程如何艱難,演員怎麼更換,陳國富和徐克,還是把狄仁杰的系列故事和最繁華的大唐,展現給了影迷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