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星漢燦爛番外,少商救回來了一個冤孽

星漢燦爛番外,少商救回來了一個冤孽
2023/01/10
2023/01/10

少商見事態不妙,撒腿便跑。

上次被蕭元漪打板子的事情還歷歷在目,今日的事情,若不給自己打一個皮開肉綻,那都不是自家阿母的性格。

打不過,那便跑,這是少商找到的對付自家阿母最好的辦法了。

「萋萋阿姊,救我。」

少商一路小跑到萬家,看見萬萋萋的身影,大聲呼喊著。

萬萋萋見少商如此慌張,笑著問道:「少商妹妹,你這是又惹你阿母生氣了?」

「萋萋阿姊,你還笑話我,一點同情心都沒有。」少商氣喘吁吁地抓著萬萋萋的胳膊,不停地拍著自己的小胸脯,安撫著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臟。

「怎麼了,你又犯什麼錯了,不會又把夫子的書換成戲曲了吧。」萬萋萋笑著揭短。

「這次我是真的活不了了,我阿母非得打死我不可。」少商委委屈屈地說著。

萬萋萋見事情不妙,關切地問道:「你到底闖了什麼禍,說來聽聽,我好幫你想辦法。」

少商坐在涼亭內,拿起一杯茶,飲了下去,方才細細道來:「一個月前,我救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將軍,當時他胸口中了一箭,那箭已斷,醫者無法將箭頭拔出來,我靈機一動,便用少商弦將箭頭拔了出來。我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,只是見他與我們是一伙的,便好心幫了忙。誰知道他恩將仇報,毀了我的定親宴。」

「毀了你的定親宴?怎麼回事?」萬萋萋一臉懵,繼續追問道。

「今天原本是我和阿垚的定親宴,誰知道,他竟然帶兵闖了進來,當著眾人的面說我替他寬衣療傷,不許我嫁給樓家,讓我嫁與他。」少商氣鼓鼓地說著。

「看來,他是對你一見傾心了,為報救命之恩,以身相許了嗎?」萬萋萋打趣道。

「萋萋阿姊,你就別打趣我了。什麼報恩呀,你沒看他那個架勢,分明是來報仇的。當時呀,他帶著人沖了進來,直接氣走了樓家,我阿父被他嚇得顫顫巍巍,不知道的還以為來我們程家抄家來的呢。」少商趴在桌子上,無力地吐槽著。

「他是誰呀,敢在都城放肆,不想活了嗎?」

「我聽我阿父叫他凌將軍,我也不知道他是誰?」

「凌將軍?天呀,不會是天煞星凌不疑吧?你怎麼招惹他了,若是別人,我阿父還能幫忙抵抗一下,若是凌不疑,那只能認栽了。」

「凌不疑到底是何方神圣,為何大家都這麼怕他?」少商不解地問道。

「你剛來都城不了解情況,這凌不疑呀,那可是陛下面前的紅人,比陛下的親子都要牛掰。他是陛下最好兄弟的外甥,陛下自小便將其當做親子來教養。」

少商撇了撇小嘴,抱怨著:「所以,他這是仗著陛下的寵愛便在都城囂張跋扈唄。」

「他如此囂張,倒不是仗著陛下的寵愛,而是他的戰功。你別看他年紀輕輕,但是已經打贏了數十場勝仗,論打仗,都城無人是他的對手,就連我阿父每每提起他也是自嘆不如,甘拜下風。」

少商聽萬萋萋如此說,整個臉都白了,可憐兮兮地問著:「那怎麼辦?誰能救救我。」

萬萋萋笑著打趣:「嫁給他也挺好的,有他替你撐腰,以后你在都城都可以橫著走。那個樓家的二公子,我本就不是很喜歡,太過于文弱,就他那個身子骨,將來怎麼保護你。」

「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阿垚,阿垚雖不是武將,但是他性子是極其好的,若我和他在一起,他定會聽我話,不會欺負我的。」

「你是找夫君,又不是找奴仆,為何要找一個乖巧聽話的?」萬萋萋不解地看著少商,真不知曉她的腦袋里面想著什麼。

「夫君才應該正找一個聽話的,你看看我阿父多聽我阿母的話,以至于我阿母在程家耀武揚威,就連我大母那麼愛演戲的人兒,愣是拿我阿母沒有辦法。雖我也不喜歡我阿母霸道的樣子,但若我想選擇,我寧愿活成我阿母的樣子。」

「你這樣說,倒是有幾分道理。」萬萋萋贊同地點了點頭。

「所以呀,你想呀,我若是嫁給那個凌不疑,我的日子還能好過嗎?以后豈不是大氣都不喘,那簡直就是掉入虎狼之窩。關鍵,我又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娶我,別說什麼一見鐘情,我可不信。」少商蹺著自己的小腿,認認真真地分析著。

萬萋萋越發佩服起少商來,隨即問道:「那接下來該怎麼辦?」

少商耷拉著腦袋,有力無氣地說著:「我打算先在你這里躲幾天,免得我阿母罰我。」

「所以,這就是完了,這就是你的應對對策。」萬萋萋愕然,剛才還長篇大論、說得頭頭是道的小女娘,瞬間蔫了,一副逃避的擺爛姿態。

「我還能怎麼辦?道理都懂,但是我更畏懼權勢呀,我能有什麼法子呢,我連我阿母都無法征服,難不成還能征服那人鬼敬畏的煞神嗎?」少商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,她此刻,只想著能躲一時是一時。

她的至理名言,那就是該強硬時要強硬,該認慫時要認慫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