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星漢燦爛》原著:少商不按常理出牌,智斗文帝,挽救萬松柏一命,不愧是霍不疑小嬌妻

萬松柏出事了。御史黃聞彈劾他有蕩亂法紀之事。文帝說得云淡風輕,少商嚇得不知所措。程家和萬家是過命的交情,不替萬伯父求情,這可不是程家子女的作為。文帝知道萬家和程家的關系,料定程少商定會替萬松柏求情。可這女孩再一次讓他驚訝,連求情都別具一格。

一般的皇親貴胄只要出事,都是先喊冤枉,來個矢口否認,抵賴不過,再是諸多借口。 少商的開頭第一句卻是:「這可怎麼辦?」這不是程少商這個求情人該想的辦法嗎?怎麼把問題丟回給文帝了。這可把文帝都逗樂了。第二句是:「萬伯父可憐啊」

不是該大喊冤枉嗎?可憐什麼?違法亂紀,本就罪不當赦。少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把文帝都弄懵了,同時又對女孩的話產生了極大的好奇。

一旦有了好奇心,就不會有排斥的心理。

「唉,妾聽說前幾年有位姓歐陽的太守舞弊貪污,據說足足貪了千余萬錢。明明是罪證確鑿,可因他出身名門,又著書立說,弟子遍天下,竟有十幾位大人為他求情,還有人想替他死。可是萬伯父呢,自家人丁單薄不說,姻親故舊也是寥寥,如今只是一道彈劾,陛下就立刻要法辦他,連個替他求情的同僚都沒有。」

少商的言外之意就是,有權有勢的,明明犯了罪,就因為有人求情,最后都要網開一面,可出身草根的,根基薄弱的,哪怕之前立了戰功,現在沒人求情,就連個為自己辯解的機會都不給,太不公平了。

皇帝豈是糊涂蟲,聽懂了少商的言外之意,這確實也戳到了他的痛處,要收拾世族重臣時,那是牽一發而動全身,游說求情之人絡繹不絕,常常讓皇帝陷入兩難之中。如此一比較,反倒像萬松柏這樣的人,應該對他們更應該寬容些。

皇后沒想到,少商會用這樣的方式求情,很聰明,她很欣賞,不自覺地笑了出來。

皇帝此時心情也很不錯,悠悠道:「黃聞在奏章中說,萬松柏圈占民田,又搶擄數名妙齡少女為姬妾......」

文帝的話還沒說完,就看見少商的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。

少商這回終于可以替萬伯父大喊冤枉了。這絕對是栽贓陷害。萬松柏是姬妾眾多,但都是統一標準,必須腰粗屁股大,生過孩子的最好。因為萬松柏娶姬妾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生兒子。因為他已經連生了十三個女孩,唯獨沒有兒子。

所以,他的姬妾必須是長得胖的,豐滿的,還要二十歲以上的。少商還聽自己的父親說過,萬松柏哪怕睡著了,都不會摸錯,只要一摸是細腰的,摸下去就能摸到骨頭的,通通都不要。所以,萬松柏擄娶妙齡少女是無稽之談。少商可以很肯定,萬松柏是被冤枉的。

少商的解釋,把文帝和皇后都逗樂了。有些話,雖說少商作為一個小女娘,說得很隱晦,可文帝和皇后都聽懂了。萬松柏被彈劾之事,顯然是被冤枉的。最后,文帝決定,宣萬松柏回都城,讓紀遵問問他,若是沒事,就回去繼續當他的郡太守。

皇帝的意思很明白,走個過場,沒事就回去做他的官。也就是說皇上不追究了。這對于萬松柏來說,已經可以說是萬事大吉了。如果沒有少商的求情,廷尉府,萬松柏是必走一遭了,至于什麼時候出結果,結果如何?還不知道。因為像萬松柏這樣的草根官員,除了程始,根本不會有太多人把他當回事,哪怕真被冤枉了,只要不涉及到他們的利益,愿意為他說話的也很少。

還好,有少商在。少商聽到這事時,雖然也被嚇到了,但并沒有亂了陣腳。反而冷靜下來,用自己的聰明才智,一步一步為為萬松柏贏得機會。 少商真是太聰明了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