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陳凱歌感歎「生不逢時」,張國榮鞏俐這部破尺度影片,只賣了236萬!

黄朔 2022/09/15

《風月》由陳凱歌執導,鞏俐、張國榮、何賽飛聯合主演,個人覺得被低估了。

影片1996年在香港上映,那一年《古惑仔》系列大出風頭,《風月》只賣了236萬港幣。

另外影片對世事的暗諷,對人性的剖析,所達到的尺度也讓許多電影望塵莫及,只可惜生不逢時。

一、嘆一口阿芙蓉

影片的開頭就非常讓人毛骨悚然:

乖女兒,鴉片是什麼?

鴉片是天地間的鐘靈毓秀啊!

接著,老爺子就對五歲的小女孩嘆了口悠長的鴉片煙,女兒沒有反抗,而是享受般瞇起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隨之半似迷離、半似清醒的睜開眼睛,咧著白燦燦的牙齒,無聲的笑靨如花,燈光打在幼女潔白整齊的牙齒上,顯得詭異而陰森。

一開頭,就把整個電影荒謬而吊詭的氣氛給立了起來,的確,整部電影也圍繞著「鴉片」展開了情節與描述。

不得不說,那個時期的陳凱歌創作力旺盛,盡管有《霸王別姬》珠玉在前,但我認為《風月》也毫不遜色。

開篇的小女孩,便是女主角如意了,如意出生龐府,龐府是名門望族,但同時也是一個鴉片世家;

龐家大少爺,也就是如意的哥哥,包括自己的嫂子,還有親爹,全都吸食鴉片,整日沉浸在紙迷金醉的裊裊煙霧中。

而嫂子的弟弟忠良,也就是龐府的下人,他聽到姐姐對自己說過最多的一句話是:

「忠良,帶書來了嗎?好,不讀書的時候,給你姐夫燒煙。」

名義上,忠良是跟隨姐姐嫁過來的弟弟,龐家大少的小舅子,實際上他就是一個幫姐夫燒鴉片煙的下人。

忠良的青少年時光,在燒制鴉片和眼見龐家人吸食鴉片中度過。

如意是身嬌肉貴、抽得起鴉片煙的龐家大小姐,忠良則是唯唯諾諾、低三下四燒鴉片的傭人。

這層身份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,注定了兩人以后命運的悲劇。

二、兩對姐弟的命運

對于少年忠良來說,最可怕的不是當龐家的下人,終日看人臉色,最絕望的是,被龐家大少強迫和他的妻子搞在一起,也就是他的親姐姐。

龐少抽鴉片煙抽得上頭,非要忠良「親姐姐一口」,他要親眼見證忠良真正的變成一個男人。

平日里奢靡無恥的生活過慣了,就把骯臟的主意打到起身邊這對姐弟身上來了,沒有什麼比親眼目睹自己妻子和親生弟弟在一起,要來的更刺激了。

電影拍得很隱晦,弟弟顫顫巍巍端著鴉片盤子走到姐姐床前就轉場了,接著就是忠良離家去北京,瘦削的身子坐在小小的船只上,任憑姐姐在身后哭喊,都死活不肯回頭。

那短暫的一夜,成為了忠良這輩子最大的陰影,郁忠良變成了一個活在陰影下的男人。

成年之后,忠良換成張國榮來演,如意則變成了鞏俐,鞏俐穿著舊時素色的衣裳,站在翩翩長衫的張國榮面前,我好像看到了風華正茂的「程蝶衣」和「菊仙」再世。

如意因為大哥癱瘓,成了龐府的領頭人,長輩們為了輔佐如意,找了陪她一起長大的端午來幫助她,可別以為這幫老傢伙這麼好心,其實就是看端午年幼,好控制才扶他上位的。

不過他們打錯主意了,端午和如意情同親生姐弟,非常護著如意,對她的感情,連大少奶奶看了,都心生嫉妒。

由于少年陰影,忠良始終記恨姐姐,不肯回家看她,但忠良也是矛盾的,在上海變成拆白黨后,就算是睡不同的女人,也經常想起姐姐。

顯然,他把無法向姐姐直白表達扭曲的愛,都傾注在了天香里的女人身上,就連回龐府,身上都會帶著周潔的照片。

不過如意和端午這對沒有血緣關系的姐弟,卻像極了忠良與姐姐這對親生姐弟,他們重復了忠良和姐姐的道路。

如意和端午搞在一起,她把從端午身上學來的「伎倆」,全部用在了忠良身上。

她以為忠良會喜歡,可惜的是,她以為。

三、忠良的女人

為了在上海生存下來,忠良變成了一個專門騙女人感情和錢的小白臉,他動情的親吻女人的耳朵,只是為了偷走女人耳朵上的耳墜。

忠良的甜言蜜語,只是為了讓不同的女人,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付給他。

電影著重刻畫了三個忠良的女人,第一個是天香里的女人周潔,第二個便是如意,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僅僅出現過兩次,加起來時長可能不過五分鐘的舞女——周迅。

燈紅酒綠的上海舞廳里喧鬧斐然,忠良隨手把一朵玫瑰遞給了她,周迅輕啟紅唇,小心的吻著嬌艷欲滴的玫瑰,眼瞼一個下垂,一行清淚邊悄然無聲的劃在了玫瑰上。

忠良訕訕的收了手,像是不忍心看她一樣。

沒有一句台詞,但卻完美的刻畫了一個像水晶花一樣易碎的女人,無辜的眼神纖塵不染,和整個鬧市顯得格格不入。

難怪王晶對她盛贊不已:

周迅絕不是絕代美人,她真的只有70分漂亮,但她有100分的演技,就可以在《畫皮》里演狐貍。

四、龐家的愛與恨

最終,如意還是知道了忠良只是個情場騙子了,她親眼看見那個天香里的女人得不到忠良的回音后,轉身從樓上一縱而下。

那個風情萬種,又恰似忠良姐姐端莊優雅的女人,倒在了巷道裡,如意在她的臉上蓋上了自己的白絲巾。

到頭來,還是女人真心實意的心疼女人。

周潔一直喚忠良為小謝,可是小謝沒有凋謝,她這朵生如夏花之絢爛的生命之花,卻先小謝一步凋謝了。

她去世后,如意穿上了新式的洋裝,染了時髦的卷發,活脫脫一個上海女人的形象,坐在忠良面前,幫周潔問,他有沒有愛過她。

也幫自己問,他有沒有愛過自己。

終于,如意還是心灰意冷了,她回去之后,就和景家少爺定親了,忠良追悔莫及跑了回去,兩人在房間里做最后的訣別。

給黃奕姐姐助演的是尹子維,也就是說演郁忠良的人也是他,對此,我深感,真的不是什麼人能演張國榮演過的角色的。

郁忠良是個浪蕩公子,這是一個很容易招人恨的角色,但張國榮的形象較為陰柔,他把這個角色處理的讓人恨,但更讓人心疼。

反觀尹子維,身形高大,五官正氣而端正,少了幾分落魄子弟的貴族氣質,可是他偏偏要在黃奕耳朵旁邊,吹一口氣,吻她的耳朵。

這也太油膩了吧!

我知道,他肯定是想學張國榮,因為張國榮就經常對戲里的女演員做這種動作,但張國榮是撩人心弦、是魅惑的,絕對不可能油膩半分。

張國榮創造了太多中國影史上,沒有任何演員能代替的角色了,由此想來,就為哥哥的英年早逝而感到惋惜。

可是無論忠良怎麼挽回,如意都已經心冷了,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,忠良始終是一個沒有腳的鳥,無論如何,都不能成為自己的依靠。

不過電影卻又給我們一個反轉的結局,忠良愛而不得,就決定將這份愛毀掉,他在如意的鴉片煙里下了毒,就像當初下毒想解決掉大少爺一樣。

電影的結局,如意就好像當初被人用輪椅推入龐家祠堂一樣,全身癱瘓,雙目無神,成了一個真正的提線木偶。

張國榮曾說過,愛對于忠良來說,是一個陷阱,也是一劑毒藥。

忠良把這劑毒藥親手喂給了如意,可他自己卻也因為如意,而不得善終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