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憑《大軍閥》一戰成名,因拍風月片慘遭丈夫拋棄,胡錦的一生真坎坷!

黄朔 2022/09/14

曾經有一句話這樣形容娛樂圈現象級事件:「演戲的是瘋子,看戲的是傻子」。

以角色濾鏡定義演員人品的現象,從過去,到現在,似乎從未在娛樂圈消失過。

某些認知較淺的觀眾,看過《還珠格格》後,對扮演容嬤嬤的演員李明啟曾經恨之入骨,害得老人家上街買菜還要委託鄰居代勞。

多年以後,有網友這樣調侃:「全國觀眾欠李明啟一個道歉,因為當年她紮的都是壞人」。

演員演技太好,如同一把雙刃劍,成就一部戲,卻毀掉自己一生的事情,在這個行業也不是什麼新鮮事。

上個世紀70年代的邵氏,有這樣一位「風月片女王」,憑藉妖嬈風情的表演才能,穩坐風月片大女主的頭把交椅,因為名震香江,導致情路坎坷,她就是胡錦。

1947年,胡錦出生于江西一戶戲劇世家,後來隨家人定居台灣。

胡錦的母親馬驪珠是京劇演員,受家庭環境影響,胡錦自幼跟母親學戲,還未到上學的年紀,小美人就已經敢登臺唱戲了。

後來電影漸漸興起,胡錦憑藉精湛生動的演技,逐漸混跡于演藝圈。

1969年,22歲的胡錦被學美術出身的李翰祥一手發掘,成為邵氏麾下效力的演員。

導演選演員拍戲,跟裁縫量體裁衣的手法大致相同,胡錦容貌豔麗,身材妖嬈,恰好符合邵氏對風月片女主的需求。

1972年,一部《大軍閥》的電影橫空出世,胡錦在這部片中扮演一個風[騷.妖]嬈的小寡婦,顧盼生飛的眼神,膚若凝脂的臉蛋,唇邊的一顆美人痣,誘惑十足,身材窈窕多姿,除了這些外在條件,胡錦在鏡頭前的面部表情,也很嫵媚。

在這部戲中,有一個情節讓觀眾浮想聯翩,小寡婦一紙訴狀,將小叔子告到了公堂,因為小叔子侮辱了她。

劇情豐富,胡錦演繹得風情萬種,觀眾看得盡興,憑藉這部電影,胡錦一片成名,從此名聲大噪。

胡錦在邵氏奠定了「風月片一姐」之位後,她成為李翰祥電影中的御用女主角。

在此之後,胡錦接連參演了由李翰祥執導的《風流韻事》、《聲色犬馬》、《金瓶雙豔》等多部風月片。

由于她在《風流韻事》和《金瓶雙豔》中都曾經扮演過潘金蓮,後來走在街上,她發現自己的名字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潘金蓮這個稱呼。

真實情況是,胡錦拍的風月片,從來沒有出賣過自己的原始本錢,戲中很多大膽出位的戲份,都是用替身演員完成的。

但是因為她的表情太到位,那種飄飄欲仙的銷魂表演,太過深入人心,觀眾被她演技征服的同時,難免對她本人的人品產生過度聯想。

胡錦的演技究竟屬于什麼級別?專業人士最有發言權。

當年文雋還是學生,尚未捧到金馬獎,他是這樣評價胡錦和恬妮的:「邵氏當中,她們的演技是最厲害的」。

在裸替代勞的前提下,她們僅靠面部表情、臺本對白完成劇情,讓觀眾感受到女子萬種風情的情境當中,這才是真正的好演員。

然而,胡錦從來沒有把自己歸類為豔星之列,她是《七十二家房客》裡,潑辣吝嗇的包租婆;

也是邵氏老版《紅樓夢》裡的王熙鳳......

不斷挑戰新角色,不局限自己,是胡錦作為專業演員的堅持,然而,因為她扮演的角色正面形象人物太少,多數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角色,因此很多自帶角色濾鏡的觀眾,將她本人定義為「壞女人」。

那麼,現實生活中的胡錦究竟人品如何呢?

據那些跟胡錦有過交往的人,這樣評價她的為人:「現實中的胡錦,並不是觀眾透過大銀幕想象的那種女人,她待人真誠友善,而且非常善良,不虛偽,不做作,開朗大方,是一個很活潑可愛的女子」。

由于越來越多的觀眾用角色濾鏡看待胡錦,或許是出于保護自己的想法,24歲那年,胡錦對外公開了自己男友的身份,他就是演員張沖。

1975年,胡錦跟張沖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並且邀請胡金銓作為他們的證婚人。

女人結婚,意味著開始一段新的人生,胡錦想做賢妻良母的心願,在她之後選擇劇本的小心翼翼中可以略見一斑。

然而,想法很美好,現實很骨感,原本就是憑藉豔星出道的胡錦,她的演技特質過于鮮明,一個外形看起來像潘金蓮的壞女人,如何讓觀眾相信她扮演的良家女子呢?

任何一個導演在選角方面,都要考慮演員特質是否與角色相符,畢竟票房收入決定了導演的業內地位。

所以,當胡錦宣佈自己要走「從良角色」路線之時,她也等于自搬石頭砸自己的腳,因為從此之後,再也沒有導演找她拍戲了。

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之後,胡錦只好被迫無奈地向現實妥協,畢竟她終究要面對柴米油鹽的現實生活。

當胡錦繼續接演了幾部風月片之後,很多導演聞風而動,將胡錦家的門檻都快踏平了,風月片劇本的接踵而來,成為壓倒胡錦岌岌可危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胡錦不是沒有努力挽救過,當年她曾對外宣稱,雖然老公張沖也是演員,他能理解我的苦衷,但是我自己卻過不了那一關,總覺得拍太多這種類型片對不起他。

原本一對恩愛夫妻,兩年之後居然貌合神離,被媒體多次傳出分居的新聞。

四年後,胡錦跟張沖失婚,至于失婚原因是什麼,胡錦選擇了閉口不談,反而是小舅子胡銘道出真相:「他們兩個人的生活方式原本就不一樣,而且思想觀念和性格差異也相當大,他們之間不存在小三」。

關于婚姻,有這樣一種說法,當初因為了解而彼此欣賞,認為彼此是對方百年難得一遇的另一個半圓,原本以為結婚是給愛情畫了一個圓滿的結局,沒想到,不過須臾幾年的時間,就因為太過了解而分手。

或許是因為情傷過于刻骨銘心,在此之後,長達十年的時間,胡錦都沒有再次踏入婚姻。

33歲那年,胡錦與十年前的男友重逢,這個人就是臺視著名主持人顧安生,兜兜轉轉的緣分,讓他們相信了天意的安排,兩人決定白頭偕老。

然而,當婚訊傳開之時,反對之聲卻由四面八方,紛湧而至。

顧安生的親朋好友紛紛投了反對票:「你這麼正派的一個人,為什麼要娶一個演那種角色的女人」

為了結婚,胡錦和顧安生當年可謂是忍辱負重。

電視臺警告顧安生,若是選擇跟胡錦結婚,以後再也不能做新聞播報的工作。

而灣灣當局對胡錦提出的要求更是匪夷所思,她被要求寫下一份「保證書」以後不能拍傷風敗俗的戲,否則將不能出國演出。

可想而知,當年兩個夾縫當中謀取婚姻的人,最後能夠走在一起,不是情比金堅,又是什麼呢?

愛情與事業,多數情況下,如同熊掌跟燕窩,兩者只能選擇其一。

對于胡錦來說,有一件事成為她一生當中最大的遺憾。

1982年,胡錦的恩人李翰祥邀請她參演《武松》,但是胡錦因為曾經立下「保證書」,所以只能拒絕出演潘金蓮一角,沒想到代替胡錦出演的汪萍,憑藉這部電影,一舉獲得金馬獎影后的殊榮。

錯失金馬獎,胡錦傷心欲絕,對于她來說,從藝20多年了,一直被人詬病為「不正經的女人」,若是能獲得一個大獎,憑藉這樣的榮譽,等同于證明了自己存在的價值,也能讓那些鄙視自己的人閉嘴,然而,這樣的機會就這樣被她錯失了。

相較于世人的誤會與流言蜚語,對于胡錦來說,是女兒的不理解,以及世人的誹謗。

早些年,上小學的女兒拒絕她接送,給她的理由讓她不寒而慄「同學會笑話我是壞女人的女兒,我不要你接送,因為太丟臉了」。

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女兒去三藩市留學,女兒還是拒絕跟她一起出現在同一個社交場合。

或者,人生本來就是失之東隅,收入桑榆的過程。

當年因為李翰祥的提攜,她閃耀螢屏,成為邵氏當紅一線女星,卻也因為拍了李翰祥那麼多的風月片,影響了她的現實人生。

因果迴圈,正因為第一段婚姻,成為了拍風月片的祭品,所以她才遇到了為了娶她,不顧一切的顧安生。

兩人三十多年的婚姻,如同生死之交一般,多次面臨生死考驗。

顧安生患腦炎之時,因為上半身不能動,甚至被外界傳出「顧安生被胡錦傳染了愛滋病」。

那個時候,胡錦晝夜無休地照顧生病的老公,不過短短幾天的時間,就掉了20斤的體重。

1999年,胡錦因為患上了乳癌,為了保命,失去了女人最美的特徵,因為這件事,她差點患上了抑鬱癥,後來還是在老公的精心照顧下,走出了心理陰影。

或許是天可憐見,大器晚成的胡錦,終于在63歲的花甲之年,完成了自證。

那一年,由她主演的大型舞臺劇《遊園驚夢》,一經推出,就獲得了大眾認可與好評,全國巡迴演出高達上百場。

那一年的她,搖曳生姿的旗袍,讓她穿得依舊風情萬種,風采不減當年,這樣一個值得用老酒品嘗故事的女人,終于活成了她想要的模樣!

好人一生平安,如今74歲的胡錦,終于得償所願,實現了與君相伴共白頭,母慈子孝、兒孫繞膝的幸福生活。

用戶評論